辉溪

论言大总攻的一生

言×洛或洛×言
*ooc注意
*abo注意
*文笔渣注意

今天天很蓝。

天气很好。

言家有一位小姐,大家知道是一位幼A,尊称为言大总攻,从小就有一位未婚妻,而这位言小姐全名叫言和。

但是言和最近很焦虑。

不仅是因为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(雾)发小洛天依前几天分化成了A,每天和言和抱怨说什么不能嫁给你了什么的。

也因为言和这几天身上时不时的传来的香甜气息,一直告诉言和她你言和是个O的一脸茫然。

言和已经想到自家老哥露出一脸便秘的神情,毕竟自家除了老妈那个B以外都是A,连那个只有一米五的死矮子都是幼A。

言.总攻·帅气·茫然·是O·绝望·和,第一次感到了世界的恶意。

想了想,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打开手机,点开老妈的电话,毕竟老妈不是A,应该懂我。言和不一会儿就听到了自家老妈的声音。

“喂,小和?”
“唉.”
“有什么事吗?”
“就,就那个……”
“墨迹什么,有话快说。”
“妈,我是个O。”

电话那边突然安静了下来,又等了好一会,言和才听见自家老妈说的话。

“真的?”
“恩。”

电话突然被挂断了,死一般的寂静。

言和是总攻,天生的那种,所以言和从小被父亲培养了作为一个A气势和力量,虽然是女孩子,但是从小起就比一般的男孩子还攻气,小时候经常把洛天依这样的“受气”天生的“O”壁咚在墙上。

被自己各种各样的欺负,弄得面红耳赤的的这些人,他们不是A就是B,看见O会干些什么呢?

言和想到这些,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虽然她现在是O,但心里是A啊!不行!绝对不行!

山不转水转,还风水轮流转,不论是谁,都没有想到言和有这么一天。

言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蠢,还给老妈打了电话,对对对,老妈!让老妈帮我瞒一次啊,能瞒多久瞒多久!

言·绝不死心·和再一次打开了手机。

“咚咚咚”传来了巨大的敲门声,震耳欲聋,山崩地裂,“言和,言和你开门啊,我知道你在。”不仅传来了敲门声,还传来了嘴巴里还有小笼包的洛天依的声音。

“在什么在!不在!”

一向温和的言和怒骂了一句,没看到她在忙吗?等等,这是……

天依旧很蓝。

天气依旧很好。

言和的心情更加糟糕了。

小心翼翼的向洛天依那边瞄了一眼,又突然低头,言·总攻·害怕·怂·和像个小媳妇一样,心里不禁犯嘀咕,嘴上也还嘀咕着,这样更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了。

“阿和啊”

洛天依微笑着握住言和的手,看着言和一脸便秘的情形,笑得越来越欢了。

“你真的是O吗?”
“我……”
“看来伯母说的没错呢~”

言和看着洛天依离自己越来越近,身上还散发着清新柠檬的信息素的味道,闻到A的信息素,言和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,身上散发着薄荷味的信息素,一下子钻进了洛天依的鼻子里。

“你,你离我远点。”
“不嘛,我要~阿和做我的新娘~”

果然,报应来了,言和闭着眼睛,等待着洛天依的下一步。

“伯母可是答应了我的~”

言和还是闭着眼,却想着洛天依牵着她的手,她们走进婚姻的殿堂,洛天依把她……不不不,应该是她把洛天依给那啥才行。

“没事的,阿和。”

洛天依一下子抱住了言和,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光,好像想出了一个能让言和接受自己身份的方法。

“我们就像以前那样吧!”
“真的吗?”

想起自己娇小可爱的未婚妻还像以前那样粘着自己,言·傻白甜·和露出了直男的笑容,非常灿烂。

她想象着以前她总攻的生活,每天都过的十分开心。

可她最终等来的却是她和洛天依的婚礼和每天晚上的夜夜笙歌。

这个言和每天都要揉腰和被吃掉的故事告诉我们,做事是有因果报应的。